从比特币的诞生到对加密货币未来发展方向的思考

这篇文章是 CoinDesk 的 2019 年年度回顾的一部分, 年度回顾收集了 100 篇专栏与采访,并介绍了当下区块链技术行业的现状。

有时候,我觉得比特币就像是史丹利·库布里克(Stanley Kubrick)在《2001:太空漫游》一书中描写的巨石。突然出现的巨石激起了好奇、怀疑和狂喜,最后让一群灵长类动物进化成了人。中本聪的白皮书自发布以来已经过了 10 年多的时间,同样激起了各种不同的回应和反馈,有的人觉得区块链不过是数字化的骗局而已,有的人则认为它是互联网发展过程中最大的创新之举。

无论你是怎么想的,区块链显然在促使整个社会更加广泛地思考货币的本质,我们参与经济活动的方式以及金融中介机构和技术架构在市场中的作用。随着我们迈入 2020 年,并总结这十年来在加密货币行业收获的经验,有 5 个关键的市场和监管主题值得我们关注,它们或将成为加密货币行业在新一年的重点事项。

第一个主题是在 2018 年全球的 ICO 热潮逐渐冷却,但对于加密货币是否为证券的争论却不断升温。加密货币社区的一些人认为,通证(token)将在新型去中心化经济模型中发挥效用或消费的功能,因此不应从证券发行的角度来看待它们。而全球的监管机构认为通证预售(pre-sales of tokens)带有传统融资行为的特征,应当引起证券法的重点关注。

ICO 的余热在 2019 年已经散去,但是通证究竟是一种证券还是一种去中心化的效用型货币或消费型货币,二者之间的界限依然不够明晰。由于缺乏(不太可能存在的)法律意义上的界定,司法机构可能会在 2020 年将“豪威测试(Howey Test)”等标准充分应用到加密货币领域,包括在像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U.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起诉社交软件 Kik 发行未经注册证券之类的案件。

等到加密货币的定义进一步明确之后,某些通证项目将不在证券法覆盖的范围内。此外,在 2020 年,我们将开始更多了解通证项目的可行性、价值和经济机制(我之前就已经表示过怀疑,未来可能会出现成千上万个成功的通证项目)。

从第一个主题中衍生出了第二个主题,即,如果通证不在证券法的适用范围,美国在该领域的监管将如何发展。目前,美国有关数字商品交易平台的法规很大程度上将虚拟货币交易视为转账。(不过美国的一些州,如纽约等,已经专门制定了有关加密货币的监管制度)。除了美国金融犯罪执法网(FinCEN)提出的注册要求,联邦政府并没有设立统一的框架来监管数字商品交易所(也称现金市场、现货市场和基础市场)。尽管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可能对之前发生过的诈骗和操控行为有管辖权,但是数字商品现货交易领域并不像证券、期货或衍生品市场那样有一个由联邦政府制定的监管框架。

监管局面看似对创新者和监管者不利,但数字资产市场的参与者和创新者将从更高效、更合理和更成熟的监管框架中受益。该框架从市场整体的角度来看待加密货币交易,而不是仅仅将其视为资金转移的工具。如果由监管框架来直接进行市场监管,监管者将会更好地维护其利益——包括保护投资者和打击交易操控行为。

在 2020 年,各州政府和联邦政府的政策制定者将会更认真地考虑制定一个合理的数字商品监管框架。

出于上述原因,各州政府和联邦政府的政策制定者将在 2020 年更认真地考虑制定一个合理的数字商品监管框架。

从联邦政府的角度来看,有望推出一个联邦许可制度,供数字商品现货交易平台选择性加入。从各州政府的角度来看,我认为各州领导者将创造出更加精简、协调并以市场为导向的许可框架。这些框架需要依据平台的具体情况来提出要求,同时恰当利用市场和交易监管功能。私营企业应该继续开发并部署加密货币市场的监控和合规工具,包括通过潜在行业或自监管机构。所有这些改进措施都有助于增强底层加密货币市场的诚信度。

第三个主题是进一步探索(最好能够阐明)如何将证券法应用于被认定为证券或涉及注册发行的数字资产。换言之,无论通证代表的是经过注册或合法的 ICO 形式,传统证券通证化,还是投资基金中的基础资产篮子,区块链技术或基于区块链的资产应当如何满足监管需求和期望?

为了更好地表达我的观点,下面来深入分析几个例子。如果我们假设一种资产是证券的话,那么这种资产的销售、转移、清算和托管方式都得遵循证券法。例如,证券法对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登记过的资产提出了一些要求,以确保客户的资产不会被丢失、滥用或挪用。虽然这听起来很简单,但是要满足这些标准可能会面临特殊的挑战。如果相关资产是以密钥来保护的话,密钥可能会丢失或是被第三方获得。

证券法应用于加密货币行业的第二个例子涉及到基于加密货币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的申请。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已经明确表示,要想成功申请这项基金,必须先证明如何将该基金用于“防止欺诈和操控行为”。此处最核心的挑战源自上文提到的监管框架——该框架并未系统地监控基础加密货币市场中潜在的欺诈和违规交易操作。

我的观点是,无论是采用更为一致的监管框架还是允许加密货币行业实行自监管,从证券法的角度来看,要想增强整个市场的诚信度,关键是要努力保障基础市场的诚信度。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对于不断发展的加密货币期货市场的监管也会促进这些努力。

第四个主题是,稳定币和数字法币将在 2020 年持续发展,例如,Libra 项目、全球央行数字货币(包括中国的 DCEP ),以及我所提倡的美国混合模式——允许美国政府参与,同时由私营公司注入活力和独创性。事实上,尽管比特币已经诞生了这么久,但是去中心化区块链支持下的这一通证化交换媒介并没有得到普及,或是实现规模化的成功。我们知道比特币有很多优点——包括效率、速度、透明度和包容性——但是我们需要将这些优点与传统支付通道进行对比测试。这种测试和演化将是不可避免的,更多项目将在 2020 年诞生。

最后一个主题不再从资产的角度出发,而是着眼于加密货币带来的其他好处。对于技术基础设施的重新关注有利于更好地支撑日益扩大的市场,以及金融服务的提供。我已经多次表示过,比特币的出现带来的一大好处是,它使得互操作数据库和自动化的智能合约成了中台和后台系统中的关注热点。尽管现有的基础设施可能是以很简陋的方式来达到目的,但是寻求互操作性、数据标准化、开放式结构和机器学习工具应用的新型系统将成为下一代企业级金融技术。在 2020 年,我们将开始看到这类基础设施的价值定位是符合前期投资的。

中本聪发布比特币白皮书至今已有 10 多年了,这实在让人难以置信。我们依然不知道中本聪的真实身份,以及基于加密货币的创新举措未来将如何发展。但是,正如我看到的 2010 年(当时一个比特币的价格是 20 美分)一篇关于比特币的热门文章中所述:“是个非常有趣的想法,预示着未来的可能性…… 比特币值得关注一下。”确实,这个有趣的想法有望继续推动我们在 2020 年踏上赛博空间的奇幻之旅。(CoinDesk 中文版注:赛博空间(Cyberspace)是哲学和计算机领域中的一个抽象概念,指在计算机以及计算机网络里的虚拟现实。)

最后,预祝大家新年快乐!

丹尼尔·戈芬(Daniel Gorfine)是金融科技咨询公司 Gattaca Horizons LLC 的创始人。他目前是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法律中心的兼职教授,也是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U.S. Commodity Futures Trading Commission)的前任首席创新官。

本文系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CoinDesk 中文版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