撅起屁股叫的再浪一点/刚刚发育的两个小馒头

    通灵湖位于妖兽森林,距离中心地带不远,是妖兽森林一处圣地,普通人难以入内,四周皆是妖王异兽的领地,呈环形,守护着这片净土。
     通灵湖虽然不大,但是却给人自成一方世界的感觉,与外面的血腥杀戮恰恰相反。
     此地,相传有着妖兽森林的起源之秘,孕育出妖帝大能,拥有着神圣不可侵犯的神秘。
     ‘嗵’‘嗵’‘嗵’ 湖面荡起一片涟漪,烟霞流动,五彩纷呈,水泽点点,似清风拂过,十分轻柔,并不剧烈,但却让群兽焦躁不安,妖王蹙眉,隐约可以以感受到,天地灵力出现一丝波动。
     ‘嗵’‘嗵’‘嗵’ 又是三声,好似天鼓被敲响,虎吼龙啸,震动苍穹,一些修为稍弱的妖兽皆是瘫软在地,匍匐颤抖,畏惧不已,一些修为强大的妖王,也感到妖心被猛击,有种跃跃欲出的感觉。
     实力强大的妖王们感受着这股律动,皆是心动不已,有种想要进入圣地一窥究竟的念头,但是却无一敢入内,全都驻足在圣地外向里面探视。
     “难道是有仙宝出世?” “不像,如果有仙宝出世必会伴随着种种异像,如仙霞呈空,如仙鹤临尘,如大道天音,但这种响声却好像是心跳之声。
    ” “啊!心跳,难道是圣湖孕育出的强大出世,是圣灵还是帝王,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几个大妖在离圣湖几十里远的地方交流着,讨论这次如心跳般的响声是何物。
     ‘嘭’ 一位妖王终于忍不住,一脚踏入圣地之内,想要夺取宝物,一步踏下,山岳齐震,巨石裂空,其实力可见一斑。
     “快看,有妖王要进去,寻求机缘,不知能否得到宝物。
    ” “这个妖王相传已经将要踏入第三秘境的绝世强者之列了,如果他也不行的话,那我们就有多远离多远,免受无妄之灾。
    ” 妖兽们一片沸腾,目露红光,窃窃私语道。
     ‘嗵’‘嗵’‘嗵’ 就在此时,擂鼓声响起,又是三声,随声而起,伴有虎吼龙啸,隐隐中掺有天道律音。
     ‘噗’ 一道身影从圣地内倒飞而出,口鼻溢血,在半空中洒落,正是刚进入的那名妖族的妖王。
     顿时,四下皆惧,几名想要进入的妖王,挪回了停在半空的脚步,没人再敢去以身试险,仅仅几声,便让一名妖王级的强者吐血倒飞而出,谁也不敢去惹怒那未知的存在。
     圣地内湖光粼粼,澄净的如同蓝宝石一般,一条条瑞霞流转,静寂无声,好似刚才震伤妖王的响动从来未曾出现过。
     ‘嗵’‘嗵’‘嗵’ 如天鼓之音再次响起,天地之间灵力震动,向圣地之内汇集,圣湖上空出现一片灵力漩涡,那响声引导着上方的灵力冲击而下,向着湖边的一个巨石中汇去,随着越来越多的灵力灌输,巨石出现了一丝丝裂纹,逐渐遍布,一道道纹理出现在巨石表面。
     那如同天鼓般的响声渐渐的密集起来,一声接着一声,仿佛将有一个未知的存在将要复苏,天空变得阴暗,空气也逐渐凝固,碧波的湖面倒映着阴暗的天际,如同一个黑洞,想要吞噬着世间的一切。
     圣地边缘,一道道流光出现,显现出十几尊绝世老妖的身影,身体笼罩着一片朦胧,让人难以看清,恐怖的能量波动,震撼着不远处的妖兽王者,缓缓后退,不敢逼近。
     “妖帝之心将要现世,风雨欲来,不知是福是祸。
    ” “帝心现世,有缘者得之,未来祸福皆随缘便可,无需强求。
    ” “仙不在,帝为尊,仙路似真似幻,唯有求帝路探永生,这帝心再次面世,不知世间又将出现多少杀戮。
    ” 那十几尊绝世老妖传出圣地将要面世之物,皆是一片感叹。
     “妖帝之心,真的是妖帝之心啊!得到此物便有可能成为一位大帝。
    ”一位妖王惊叹道,眼中透露出红光。
     “哎,有可能,并非一定能成,帝者,非一物便能成,此物不详,得此物者会引来杀身之祸,恐怕未成帝,便先证道了。
    ”一位老妖叹道,双眸偶尔闪出睿智的光芒,让其理智的判断是非决断。
     老妖的话,让众多妖王们一阵沉寂,思考着得失利弊,或许真的如同老妖所说,就算得到又能有谁保证一定会成为帝,世间大帝,哪一位不是惊艳于世,武力震惊宇内,上可通天下可彻地之辈。
     人族皇者,妖族帝者,皆是世间最强大的存在,在这个仙不在,永生难有的时代,只有那反掌间能镇压一切的绝世武力,才是人们追求的最终目标。
     如果这圣地之内的妖帝之心出世被传出,外界必会有惊天的杀戮,到时候,这片妖兽森林也难免会被牵扯进去,这也是众妖的担忧,他们与世无争,不想那勾心斗角,单纯的生存修炼,得到更长久的生命,仅此而已。
     也还有一些妖王野心勃勃,想要得到更强的绝世武力,成为妖族之帝,统领世间万妖,成就一生霸业,哪怕引起一场杀戮也难以打消抢夺帝心的念头,但是这些妖王都是目光闪动,时不时的瞟向最前面的十几尊绝世老妖,这些老妖都是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很难有什么能打动他们,就算是这帝心恐怕也很难让其出手抢夺,这种心境恐怕很难让旁人理解。
     圣地内,耸立在湖畔的巨石,石面上的纹路逐渐加深,最外层的石皮开始脱落,那一声声心跳之音从石中传出,渐渐的平缓,规律起来,不在似前面那样,一声震下,天地变幻。
     平缓规律的心跳声,刚劲有力,如同巨龙擂鼓,天地奏乐,湖面上空的灵力不再猛烈的冲击而下,缓缓的洒落在巨石之上,无形的灵力,凝聚成一颗颗晶莹的水珠,迎着阳光散发出七彩光芒,落在巨石上,似玉珠落盘,化成一片七彩莲花,消失在巨石表面。
     原本枯寂的巨石内,传出生命的波动,四周的空气变得燥热起来,逐渐的向四周扩散,远在圣地边缘的众妖也是感到一阵阵血脉愤张的感觉,如同血液在燃烧。

     “这是?气血吗?这么旺盛的气血,生命之力该是如何的旺盛啊!” “哎,如果再给我一世,或许可能会触碰到那样的境界。
    ” “可惜,我们这群老不死的就算得到妖帝之心也没有那个希望,又何必去糟蹋了此等宝物。
    ” “是啊!那个境界以我们现在的修为还是遥不可攀,真希望能在有身之年再见到大帝的身影,那样我也死而无憾了。
    ” 一群绝世老妖一阵唏嘘,那冲天的气血如荒野巨兽的怒吼,撕天裂地般,深深的震撼了实力无可踹度的绝世老妖,如他们这般生命将尽,无法再能以修为提升生命了,只有那传说中的仙药神丹才能续命,所以见到圣地能传出的旺盛生命力,才能让他们喜动于面。
     灵湖上空,霞雾萦绕,红云翻腾,似汗血马奔腾,又似麒麟踏空,火神降临,隐约间传出的呼啸声,震动四岳,不知是因为天地的威压,还是使命已经完成,那浓郁灵力已经开始缓缓散去,回归于天地之间,湖面映出一片血红,似一只眸光,盯着上空的红云,又彷如血池,葬下神灵,神秘莫测。
     巨石似受到天空中红云的挑衅,石块纷纷脱离母体,传出阵阵威压,重达千斤的巨石在不断的缩小,随着巨石不断的缩减,其内传出的阵阵威压在逐渐的增强,似乎在向天上的红云示威,无惧无畏。
     随着天上的红云在不断的凝聚,异样的压力传遍方圆百里的每个生灵的心里,弱小的生灵早已匍匐在地,颤抖不已,畏惧着上天的怒火,不敢直视。
     “天劫,这真的是天劫么?是上天在嫉妒这已逝去万载的帝王,想要毁灭它最后的遗物?” “多少年了?一千年还是两千年?这天劫原来真的如古老的传说一样,这透露出的一丝威压已经让我心神不灵,可想那中心地带是多么的恐怖。
    ” 老妖们心神一阵动摇,齐齐的望向那圣地上空的红云。
     那些还在远处的妖王和大妖感受到这股天地威压,正在不断地后退,他们没有那些老妖怪那么恐怖,勉强后退来减轻对天劫的恐惧,此时其中的一些妖王正在积蓄力量,时时保持在最巅峰的状态,等待着天劫结束,发起最强的力量,去夺取那尊绝世妖帝留下的妖心。
     湖畔的巨石此时已经纷纷碎裂,满天的石屑中露出一道青色的身影,安静的战在那,四周顿时无声,圣地边的妖怪们瞪大着妖眼向里面看去,那几个绝世老妖纷纷施展法术,一双眼睛霎时射出两道神光,射向圣地之内。
     神光所至,一道青色身影出现,飘洒的黑发披散在肩,身上透露的气息与道相合,天地之间的力量为他而掌控,只见那道青色的身影抬头注视着天空,没有一丝的惧意,身体爆发出强烈的气息波动,双脚踏空而上,迎击而上。
     “真是恐怖,天劫的力量足以毁灭一个强大的存在,他还敢迎击天雷,不怕惹怒上苍,降下更恐怖的惩罚吗?” 四周的妖王们再天劫出现的那一刻就远远的退去了,包括那十几名实力恐怖的老妖,但是这个时候每个妖兽都瞪着大大眼睛,望着百年甚至千年难道一遇的雷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