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上短裙直接进入-被下媚药后做精油按摩

     二代人的恩怨情仇、感情纠葛。
    在蓝天正和东方车突兀的情况下闯入了两人尚有一段时间的平静生活,从而掀开了波澜起伏的人生轨迹。
     蓝天正和东方车在一次外出乘船打捞生活必需品――鱼儿时,突然因为船上承载的燃油不够而深陷无法返航。
    然而正在这时却听到了一位女子的呼救声。
    当两人循声救起这位莫名身陷这里的女孩时,殊不知平静的生活已离他们远去。
    也许当初的他们本来就没过上平静的生活罢了。
     蓝天正和东方车两人合力救起求救的女孩后就各自忙各自的事情,也不询问女孩为何会落难在这里,也不追问女孩姓谁名谁。
    这样诡异的气氛着实让女孩在过去都未感受到过。
     “喂。
    那个,谢谢。
    ”见东方车和蓝天正都不搭理自己,被救女子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声音很甜美,只是有些点沙哑,大概是因为喊得太久,喉咙干裂了。
     蓝天正和东方车突兀一楞,然后接着就笑了。
     “美女?你在和我说话吗?哈哈。
    这个,给你。
    ”蓝天正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递给那名女子一瓶矿泉水。
     “蒽。
    啊,不,不是和你一个。
    是和你们两个说话。
    那,那个,那个,真的非常感谢。
    谢谢~谢”女子忍不住绪,两行清泪随着划过脸庞。
     蓝天正看着女子的窘样,不住地笑了。
    好单纯的女孩。
     “你叫什么名字?”东方车问。
     “林,李晓。
    ”女子怯懦道。
     “小晓。
    能这样称呼你吗?”蓝天正的本终于出来了。
     “可,可以的。
    ”李晓说话有点结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紧张导致的。
     “你还是先喝口水吧。
    瞧你那嘴唇都渴得干裂了。
    ” “蒽。
    谢谢。
    ” 一瓶矿泉水很快就见底了。
     “咳咳。
    咳咳咳咳。
    ”她好像被呛到了。
     “那么急干嘛?没人和你抢的。
    ”蓝天正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李晓身边,伸出一只狼爪在李晓柔软的后背轻轻地拍着。
     李晓脸一红,接着把身子微侧,躲开了蓝天正的狼爪。
     “谢谢。
    我好很多了。
    ”李晓细声道。
     “那个,请问,我们怎么还不回去?” 她有些紧张。
     东方车顿时明白这个女子的想法。
    也是,要是设身处地的,自己恐怕也会担心别人对自己做出不良的举动。
     “我们的船没燃油了。
    ”东方车无奈的苦笑。
     “啊。
    ”李晓闪着一双难以置信的大眼睛。
     “那我们怎么回去?” “我刚想到一个办法。
    蓝天正,过来,把船上的雨蓬拆了。
    我们做帆,御风航行。
    ” “好办法。
    ” ―――――― “靠岸了。
    我们要回家,你也可以离开了。
    ”蓝天正简单的说。
     东方车诧异地看着蓝天正。
    这可不像平日里的他啊。
     其实李晓也郁闷得很。
    这一路上。
    蓝天正和东方车既不告诉她全名,也不问她为什么会待在礁石上,更不打听她的家世。
    就只是和她聊上一些不咸不淡,漫不着边的话,仿佛在救了她以后就就不想和她有瓜葛了。
     “你为什么还跟着我们?我们要回家了。
    呃,是不是没有路费了?”蓝天正不在乎的问。
     “东方车,先借我五百。
    ”蓝天正接过东方车手中几张皱巴巴的人民币后,点了三张给李晓,然后把剩下的放入了他那干瘪的口袋。
     “给你。
    记得要还。
    ” 李晓不由感到又气又好笑。
    不过她还是真的没钱了。
     “能告诉我你们住的地方吗?还有你们的名字?不然我不知道怎么去找你们,报答你们的救命之恩。
    ”李晓一脸恳切。
     “你烦不烦?都说了不知道。
    ”蓝天正有点厌恶。
    “我们不想和你家有太多交集。
    ” 东方车疑惑“蓝天正。
    ” “东方车,迟些再和你解释。
    ” “你们家是个大财团,我们只是小百姓。
    刚才谈话中,我已经把你的家底出来了。
    你要是真要报答的话,就让你老爸用手段把蓝门虎放了。

    我告诉你,不论这次还是上次事件,都与他没有关系,这都是他弟弟干的。
    ” 李晓脸色突然变得苍白。
    “你,你和他们一伙的。
    我不信你们。
    你们把我哥哥弄到哪里去了?” 李晓扑上来,抓着蓝天正的衣服,她的指甲陷入了蓝天正的皮之中。
     “放手。
    都说了不关我们的事。
    况且我也已经不干那些事了。
    让开,不然我打人了。
    ” “好,我暂时相信你。
    五十万,帮我救我哥出来…” 蓝天正鄙视看了李晓一眼。
     “白痴。
    我说了,我已经不干了,自从你们把蓝门虎扣押后。
    再说,五十万,我还不值这个数,我受不起。
    还有,他们那群人全是疯子。
    ” 蓝天正说完这话后,一把扯开李晓的手,然后转身离开。
     “你叫什么?”李晓反应过来,大喊。
     “狼。
    ” 蓝天正再顿了一下。
     “你们把蓝门虎放出来,恭敬地陪个礼,然后再递上两百万,他会帮你们搞定的。
    他,需要这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