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侠高潮丢了一次又一次/揉着学生未发育的馒头

 脑海里朦胧的出现了那天的画面,出现了那如天使一样全身散发着光一样的身影。
     “子言,你进入大学有一个多月了,但你还没有参加任何的社团,这是为什么?”一直被林子言称为哥哥的徐扬突然站到林子言旁边,将林子言的思绪拉回。
    林子言没有看徐阳,而是偷偷的准备开溜,却被一把揪住。
    “想逃?” 两人在高中的时候便认识了而且属于不打不相识的那种。
    那时徐扬读高三,林子言读高二,某天林子言听着好朋友陈莲哭诉,“子言,唔……,我被甩了,他根本就是耍我玩的,呜……” 林子言听后气氛的说道,“你现在谈什么恋爱,被人耍也是你自己看不清人,现在的人有几个靠谱的,况且还是学生呢,走,去找那个人,我帮你教训他。
    ”说着就让陈莲带路。
     当陈莲带着林子言来到高三2班门外时,林子言看着班级门牌,“那个人就在这个班?” “嗯,他叫江辰。
    ”陈莲说着,语气还带着崇拜的口吻。
     林子言立即赏她一个爆栗,“现在是你崇拜的时候吗?”说着就往里面进,却在将跨出第三步的时候想到一句话就又退回陈莲身边,冲动是魔鬼啊,脑海里浮出这句话,使得她立即刹住脚步,“现在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教训他不然,我可是会被罚的,还是等你找个时间约他单独出来我在替你讨个说法。
    ”那时的林子言只有两个字形容,冲动,不管是谁,只要欺负她的朋友她都会替朋友讨回公道,所以身上总是会有伤痕。
     当天晚自习没有老师来看堂的时候,陈莲就拉着林子言到了操场说是已经将江辰约了出来。
     林子言还在感叹着陈莲的速度,就已经被拉到操场的一个角落。
     “陈莲,我们之间都已经结束了,你约我出来还有什么事?”一个淡漠的声音响起。
     林子言看向发声处,由于天黑加之这里是角落的缘故,林子言只能看到有两个身影,只是不知道哪个是江辰。
    “是我让她约你出来的。
    ”林子言对着两个黑影说道。
     “你又是谁?让她约我出来不会是你也想想我表白吧!” 傲慢的口气使得叶雨音更加的愤怒,凭着对声音的感觉,叶雨音判断陈莲口中的江辰是谁了,“我是来替她教训你的。
    ”叶雨音说完就是一脚向着那道黑影。
    那道黑影似是有所感觉,一个闪身躲过了林子言的攻击。
    林子言继续踢向那道黑影。
     “你打我朋友干什么?”江辰也有些气恼。
     林子言听着声音停下动作有些一秒的呆住,自己打错人了,不过错了就错了吧,“既然是你朋友,也一定不是好东西,两个人一块儿教训得了。
    ”说话的同时已向江辰发出攻击。
     “口气不小啊,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本事。
    ” 最后的结果是三人都挂了彩,江辰挂的彩最严重。
    而最后的最后是徐扬有次回家,突然看见林子言,两人的家相隔不远,最后成为了好哥们,而和江辰,两人算是结下梁子了。
     “没有啊,杨哥,你看我什么都不会,参加社团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回到现实林子言笑嘻嘻的讨好的说道,她可不想自己的时间又被社团给缩减,所以才迟迟没有去报名社团。
     “有吗?我觉得你唱歌挺不错的,我可以推荐你去音乐社,不然来我的新闻社也行,参加社团对你修学分是有帮助的,而且学校规定一人必须至少参加一个,你听我的话,选两个社团参加,不想选我可以帮你选。
    ”徐扬靠在树干上闲闲的看着林子言,等待着她的答案,她知道林子言必定还是会听他的话。
     “好吧好吧,我选两个参加就是了,不过我才不要报名音乐社,我去报名武术社,还有一个等我考虑清楚的时侯再说。
    ”林子言无奈极了,报名参加社团,以后自己自由的时间少了不说,而且又有人管着自己了。
     “武术社?你确定?”徐扬有些惊讶的问道。
    见林子言点头,徐扬又说道,“就你那两下子,进去不经常挂彩就能算上一大奇迹了,而且我听说你高三那年你父亲为了不影响你学习,就没准你去学武术了。
    ” “可是高考后我又去加倍的学了啊。
    ”林子言踢着脚下的一块小石头说道。
     “真不懂,你一个女孩子学点防身的到是可以,可是你学那么好有用吗,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有个女孩家的样子吗。
    ”徐扬看着林子言一头的短发摇了摇头。
     林子言却抬起头看向天边火红的云霞,为什么想学那么好,连自己也似乎不太清楚,好像有什么事情被自己遗忘了,也许与那有关,又或许是因为那次没帮上忙自己也反被伤到,所以从那时起就决心要学的更厉害点,也或许是因为自己真的喜欢武术。
    摇摇头总之她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哪一个。
     “走吧,带你去武术社团。
    ”徐扬见林子言疑惑的样子,离开扯开话题,顺了顺林子言被风吹乱的头发,结果一阵风扬起,头发又被吹乱。
     “扬哥,你也认识武术社团的团长吗?”林子言看着一直很是照顾自己的徐扬问道。
     “认识,他是我朋友,也是学生会副会长,马上就要转正了。
    ”徐扬答道。
     “那他还有自己的时间吗?”林子言问道,参加社团自己的时间就够少了,还管理学生会,那岂不是更没有自己的自由时间了。
     徐扬叹息着,“你参加了社团后就知道了。
    ”想起什么,徐扬又看向林子言嘱咐道,“待会到了社团,你见到一个人可千万别动手。
    ” “我为什么要动手啊?”林子言不明白的问道。
     “因为……” “徐扬,真巧啊,你都好久没过来跟我们切磋了。
    ”徐扬的话没说完就被一个男生从身后搭着肩膀,男生看了眼旁边的林子言挑眉问道,“这位是?” “我妹妹。
    ”徐扬回答。
     “哦,妹妹你好啊,我叫项阳,你们这是要去哪?”项阳友好的打着招呼。
    林子言也只是点头微笑。
     “武术社团。
    ”徐阳回答着。
     项阳兴奋的说道,摩拳擦掌着,“太好了,今天我们来切磋切磋吧!” “不行,我是带她去报名参加你们社团的,等她加入后我还处理社团里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