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深了 厨房h-揉弄着刚刚发育的小乳h

    冰冻数百尺的冰窟在这里随处可以看到。
    大雪沸沸扬扬的从九天上洒落下来,冰封了一片霜华。
     狼群和北极熊经常在这里出没,加上冬季寒冷的环境,西伯利亚真正成为了一个罕无人烟的区域。
     不过要说没有人烟,那也是不对的,因为在这里,还住着非常能忍受寒冷的西伯利亚土著居民,他们在寒冷冬季到来的时候,用几尺厚的冰快在地面上搭建起来一座冰室,然后在冰室里面挖出来一大块可以共居住的地方,这便是西伯利亚雪原为数不多的人文景观。
     西伯利亚土著居民为了抵御可能出现的北极熊和西伯利亚狼群,大多选择居住在一起,彼此有个照应。
     在黑煞海一代,便住着这样的一群西伯利亚土著居民。
    一座一座低矮的冰室在空旷的雪原上起起伏伏,将这个雪原装扮有些不同。
     有一个男人,蹲坐在一块稍微隆起来的土堆上,他穿着狼毛大衣,裹着厚厚的熊皮,尊在那里好像一座雕塑,一动也不动。
     这就让人感觉到非常的奇怪,西伯利亚这样寒冷的天气,几乎没有人愿意呆在冰室外面,这个男人穿的虽然暖和,但在这西伯利亚苦寒的温度下面,显然还是不够的。
     只是,他一动不动,好像一尊雕塑,被冻僵在那里。
     天空阴沉,北风烈烈,一片悲哀寂寥的风味。
     一只浑身黑乎乎的北极雪鹰扑哧着翅膀,从九霄云外,扎了下来。
     男人终于动了一下,抬起一只胳膊,将那只飞下来的北极雪鹰牢牢的接住。
    他的眼睛在北极雪鹰的腿上看了一眼,眼眸里面闪着异样的光彩。
     北极雪鹰的腿上,绑着一个小小的布兜,布兜的颜色却是大红色,上面还画着一只黑色的骷髅头。
     这个骷髅头,如果出现在凡间,那丝毫不会有人陌生,通常海贼们船上的风帆上面都带着这样的标志。
    不过这个标志出现在这里,却是不一样的效果,这个标志是星宿海一脉的图腾。
     星宿海这个名字,足以让任何人感到绝望,星宿海作为宇内第一杀手组织,门中有无数名顶尖的暗杀杀手,即便是颠覆一个朝代,一个政权,对于它来说都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情。
     民间有这样一句话,即便是得罪了阎罗王,也不要得罪了星宿海。
     男人面上表情丝毫没有异样,可能是见惯了这样的书信,也可能是因为太寒冷导致面部血液流通不畅快。
    他伸出满是裂纹的手,将那个布兜从北极雪鹰的腿上解了下来。
     那只北极雪鹰,好像很识趣一样,还未等这个男人吩咐,便展翅飞走了。
     男人的目光停留在展开的字条上面,眉头紧紧的蹙在一起。
     一行清晰的字迹,让整个时间都变得凄冷起来:找出来天罡地煞,将他们干掉。
     天罡地煞! 如果说,星宿海是天下第一杀手组织,那天罡地煞便是星宿海里面数一数二的杀手集团,这个天罡地煞为星宿海的杀手事业做出来极大的贡献,可以说没有天罡地煞,便没有声誉兴隆的星宿海。
    天罡地煞六个人,都是名震江湖的顶尖高手,从来也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功力有多么高深,凡是见过他们的人,没有一个是活口。
     更为重要的是,这个天罡地煞的名号,让这个男人感觉到了深深的危机。
     因为,他便是天罡地煞里面排名第二的杀手。
     星宿海派出这样的追杀令,而这追杀令居然发放到了他的手中,这不禁让他有些错愕。
     是什么原因,让星宿海星主要自断左膀右臂! 又是什么原因,让这封本不该让他看到的追杀令,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他不知道答案是什么,不过他藏在北极熊皮下面的长剑却霍然出鞘。
     不远处,在寒风凌冽里面,影影绰绰的出来几个同样捂得严严实实的人,这些人走路的样子,轻捷迅速,一看就是经过训练的杀手。
     在这个地方,能找到他的人,只有一个。
    而现在想要杀他的人,也只有一个! “嘿嘿,孟浪,我们终于找到你了,星主有令,让我们将你捕杀,你是束手就擒呢,还是等我们哥几个动手!”那几个人中间,一个领头模样的人,露出来稍显的粗狂的面容,说话声音还有北方汉字凌冽的味道。
     要是在平时,他是非常欣赏这样的汉子,可是现在这个汉子拿着刀来要他的命。
     “我说是谁呢,原来是长江帮,就凭你们这些人,也想来杀我?”男人淡淡摇头,嘴角轻蔑的感觉显然易见。
    这长江帮杀手组织也是星宿海旗下,只不过他们在星宿海内部的排名远远还未到孟浪的眼中。
     就凭这几个三脚猫功夫的人,也想来杀他? “星主知道你武功高强,这些派我们兄弟几个来杀你,自然有星主的考虑,刚才那只北极雪鹰的爪子上面,涂抹了天下第一奇毒,桃花红。
    ”领头的汉子爽朗一笑,身后的几个人也都附和着哈哈大笑起来。
     桃花红! 男人的心猛地一沉,这桃花红是天下第一奇毒,据说毒性是眼镜王蛇毒性的几万倍,寻常一滴桃花红便能毒死一整座城市的人,而这桃花红无色无味,令人没法察觉,即便是你武功再高,这个东西也能将你一下子放倒。
     若是那只北极雪鹰爪子上携带了这桃花红,那那只雪鹰怎么会没事呢?何况这北极熊皮那么厚实,桃花红的药性在强烈,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渗透到他的体内。
    他的脑子自然比寻常人转悠的快,在点火石化之间,就烦起来这样的疑问。
     “你一定是想问,那北极雪鹰为何没事吧。
    ”好像能看出来他心中想的,领头汉子向前走了一步,“星主将这只雪鹰的爪子锯掉,换上了黑金铁制成的爪子,这黑金铁对桃花红有天然的抵御作用,那只雪鹰自然不会被毒死!” “想杀我孟浪,何须用这么多技巧,只要星主说出来我们天罡地煞该死的理由,不用他动手,我孟浪立刻自刎在他面前。

    ”男人眼睛里面锐气横溢,一种杀手才能拥有的气质在空气里面氤氲散发。
     这是杀手独特的气势,将西伯利亚萧杀的空气渲染的更加阴郁。
     “星主说了,天罡地煞柳生背叛他,暗中和小龙女私通,这样的事情,对统领星宿海的星主来说,就已经是极大的耻辱了,所以你们天罡地煞这一次必须要死!”领头汉子阴恻恻的看着他,手中一柄鬼头大刀上绿莹莹的一片光华。
     柳生私通小龙女?! 这个答案在男人心中已经隐隐若现,只是他终归不愿意相信,柳生居然真的做出来这样的事情。
    当年在秦淮河凤凰楼上,这凤凰楼的头牌小龙女就看上了风流倜傥的柳生,无奈后来星主说这小龙女是他的女人,柳生被迫远走西北戈壁,离开了他控制的区域。
    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让天罡地煞覆灭的理由,却还是这一撞。
     真是,兜兜转转,怎么也绕不开的命数。
     男人抬头看着风起云涌的天空,嘴角微微翘起来一个弧度,“这天看来是要变了!” 剑光一闪,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劈开一条风浪,席卷起来漫天飞雪,朝着那几个杀手飞了过去。
     这一剑,足以惊天地泣鬼神! 领头的男子看着迎面飞来的剑影,他的瞳孔剧烈的收缩了一下,这个叫孟浪的男人,果然不愧是天罡地煞六人组里面的第二号杀手,这气吞沙河的撩天一剑,真的不是人能抵抗的住的。
     只是,他想到这里却不由的一阵恐惧,中了桃花红的毒,怎么还能施展出来这撩天一剑?! 恐惧蔓延到心头,地狱幽冥的哀嚎声音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面。
     那一剑轻而易举的斩断了他手中的虎头大刀,刀前段掉落的时候,领头汉子的身体也在漫天飞雪里面被劈成了两半。
     摧枯拉朽,势如破竹,一气呵成之后,茫茫雪原上只剩下男人孤寂的身影。
     周围热血在喷涌出来的一瞬间就被寒冷的气候给冰冻住,殷虹色的冰晶好像一面镜子,见证了刚才那英雄霸气的一幕。
     男人缓缓转身,将铮亮的剑插进剑鞘,他从怀里掏出来一个酒壶,用手掌拖着,一会儿那酒壶上面冒出来滚滚热气,这样一个内里精进的人,居然用内力将酒壶里面冰冻住的酒给温热了,这是怎样的一种修为?! 男人喝了一口气,仰头看了看渐渐阴郁下来的天空,这是西伯利亚狂风暴雪来临时刻特有的景象,一场席卷天地万物的暴风雪就要来临。
     该回去看看了,他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