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肉耽高H/产后漂亮奶水人妻303

南七被关在诺大的厂房里,冷静分析着局势和地形。她现在必须自救。发了疯的人指不定能做出什么丧尽天良的事。

  她不能再耽误时间了。

  骤然,她咬住了自己的舌头,这一咬,太狠,血腥味在口腔里蔓延,一丝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迷药的药性还没过去,她只能靠疼痛来缓解自己的意识。

  趁着门口看守她的人不注意,她手腕一翻,精致锋利的短刀从她的袖口落在她手上。刀锋很快,割一个绳子轻而易举。

  她双手悄无声息的挣开了束缚,慢慢割开脚上的绳子,她没有立刻起身,而是将绳子重新系了个活结。

  像傅晋寒这样已经不在意生死的亡命之徒,不知道门外的情况,她不敢冒然行动。

  她将嘴巴里的血唾沫吐了出来,朝那两个看管喊了一声:“喂,有水吗?”

  那两人一高一矮,矮个子不耐烦的看过来:“没有!姓傅的说了,不给饭也不给水。”

  南七眯起眼,突然说:“我祖上是算命的,这样,我给你们算一卦,你们给我点水喝,反正傅晋寒不在这里,他也不会知道。”

  矮个子嘲讽道:“你当我们傻子呢!”

  南七继续说:“我猜你旁边的是你哥,你两都还没结婚,父母也不在了。你哥经常抽烟,呼吸道不好,你呢,前两天应该刚赌钱输了吧。”

  矮个子彻底呆住。

  这女人真神了,说的分毫不差!

  一直没开口的高个子猛吸了口烟:“给你水可以,你能帮我们算什么。”

  “算你弟弟下次的手什么时候被剁。”

  “我淦你M!”这女人居然敢咒自己!矮个子顿时怒火丛生,抄起棍子就要起身。被高个子拦了下来。

  高个子沉默片刻后道:“什么时候。”

  矮个子一惊:“哥,你还真信她!”

  “下月初一。”南七眼角微弯,从一开始她就看到这两人脖子上带着周易的卦盘,所以才出此下策。

  她接着说:“那天把你弟弟看好,别让他出门,他的胳膊自然没事。如果想逢凶化吉,就戒赌。”

  高个子看了她一眼,吸了口烟,扔了烟头,走上前:“这外面一共三十多个人,傅晋寒用了全部身家买的杀手,我可以放了你,但你能不能走出去,是你自己的事。”

  南七讶异于他的直接和爽快,她微微挑眉:“你在帮我?”

  “我叫白问。”高个子眸光深邃:“他是我弟弟白向。你如果能出去,以后我们兄弟就是你最忠实的奴仆。”

  白向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被自家哥给卖了:“哥……”

  白问安抚性拍了下白向的背,转头看向南七,从怀里拿出一瓶药水扔了过去,冷淡道:“这是解药,喝了你的体力就会恢复,能不能出去看你自己的运气。”

  阿婆当年救了他们兄弟一命,前几日托人带口信让他们兄弟去保护一个叫南七的人。所以听闻傅晋寒高价买杀手时,他毫不犹豫地接下。

  他从小就在刀尖上舔血过日子,即便念着一份恩情,他也要看看这个人值不值得他跟。
3wdw2er1qku.jpg

  做他们这一行的,一旦跟了主子,那这命都是主子的。

  今天这女人要是能出去,他这命便给的值当,如若没这本事出去,那他自会念着阿婆的恩情救她一命,只是从此天涯陌路,各不相干,绝不可能替她卖命。

  南七原本只是想骗他们过来,找机会先把这两人解决了。没想到自己还能凭空多出两仆人。

  她没觉得多高兴,倒是挺诡异的。

  这会她也没心情装了,手脚一动,活结就松了,她将药喝下去,身体里那股绵软的劲果然消失了。

  她刚想开口致谢,却发现面前已经没人了。

  一瓶药的功夫,两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她不由皱眉,这两人的身手恐怕比江时手底下那群人还要好上很多。

  还好她没直接动手,否则一打二还真不一定有胜算。

  门外窸窸窣窣传来一阵脚步声,南七快步上前隐在门后,门外的声音越来越近,门应声而开,南七抄起棍子就将人打晕,又换上了对方的衣服,戴了帽子从容的出去。

  她眼睛四处看过去,这才发现原来这附近不止一个废弃厂房。说是厂房倒不如说像一个巨大的集装箱。

  1个,2个,3个……

  南七在心里默默数着人数,光是里面一圈就有十几个人,身上都带着武器。

  南七抿唇,没想到傅晋寒这次是真下了老本。

  可他如何在短时间内找到这么多顶尖杀手?

  心中疑惑丛生,南七面上却镇定自若,忽然,她被人叫住。

  “站住!”

  “让你站住听见没有!”

  是傅晋寒的声音。

  糟了!

  南七额头滑过一丝冷汗,她低头转身,心思斗转,如今只有一个方法。

  杀出去!

  没等傅晋寒反应过来,她迅速将短刀刺过去,傅晋寒如今瘸了条腿,行动本身就不便,堪堪躲过这一击。

  但招架不住南七凶猛的攻势,他看清那张脸的主人居然是南七后,陡然暴怒:“你怎么出来的!”

  南七没给他喘息的空间,一招擒拿将他反手制住,冷声道:“傅晋寒,就凭你,也想绑我?”

  傅晋寒不知道她一个女人哪来这么大的力气,他挣扎半天都没脱离她的束缚,他猛地大喊:“都过来抓人!”

  南七大惊,要知道,此刻她的刀正架在这男人的脖子上,没想到这男人竟真的不怕死!

  这是豁出了命也要她跟着陪葬啊!

  南七不是什么仁慈的善类,她虽身为神明,可向来没什么好生之德的精神。

  她冷眸微眯,刀从她指尖转了个方向,向下延伸,刺向了傅晋寒那条受过伤的大腿。

  这一刀,扎的深,傅晋寒疼的闷哼。

  周围的人被他这么一嗓子,顿时全围了过来,手上都带着利器。凶狠的往南七身上扑。

  南七没空再管傅晋寒,一脚将他踹向一边,开始和这群人徒手搏斗起来。

  这是一场冷兵器的交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