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低吼一声释放-老师揉我的胸,还说很大

周五下午的针对高三学生新开的心理课,宋萌萌难得报名了,“……新老师怎么不是帅哥。”十分失望。

宋萌萌是第一批坚决抵制学校压迫他们去上这无厘头的心理课,对高考成绩又不加分。可她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新老师是个大帅锅,人神共愤那种级别。连学校的女老师都活跃了起来。

“我还以为是那天我们遇到那人。”宋萌萌好是失望。

朱小唯失笑,“……想想也知道,我们上次遇到的那个男人怎么可能在我们学校当老师呢。”

一个年纪半百的古板老头,在黑板上讲着心理课程,全都是些专业术语,听得他们一群高三学生昏昏欲睡。

宋萌萌表示她以后都不会再来了。反正这心理课程仅针对一班是必修的,其他的班级都被学校放养,没人管。

“乔宝儿在你们班也是时常这样跷课吗?”今天的心理课,乔宝儿在宿舍里睡觉。

宋萌萌难得能跟这些厉害的学生挤一个教室,对这群会考试的同学很好奇。“虽然我学习成绩差,但如果我爸知道我胆敢翘课,肯定会挨骂不给我零用钱了。”

“乔宝儿跷课,老师一般不会管她。”管她也没用,总不能将她开除,乔宝儿成绩好去哪个学校也是受欢迎的。

可能是这心理课程讲的实在太过枯燥,一节课下来,不少人表示以后都不来了。

这位专业的心理老师摸了摸自己稀疏的白发,叹了口气,觉得这群学生根本就不懂得欣赏心理学的奥妙。

就连方梅回到宿舍也说,这心理课程上了也没什么意义。

乔宝儿翘课回宿舍睡觉,觉得自己的决定无比英明。

“倒闭倒闭!希望心理老师有自知之明,学校领导别犯糊涂了,浪费我们的时间。等我们都受不了了集体旷课,没有学生,看看还怎么教下去。”宋萌萌撅着嘴在叫嚣。

可事情在一周之后,突然发生了大的转机。

“……我的妈啊,挤不进去,一张桌子还能两个人坐啊?”

这心理课程实在太过火爆,由原来的普通教室转到了学校的多媒体200多人的大教室,可是光是高三年级就有一千多人,其它高二高一的也过来凑热闹了,教室根本顶不住。

君之牧这位新老师压轴登场,立刻被学生们传的轰轰烈烈。

“乔宝儿,你看,这就是我们的新老师。”

宋萌萌一脸春心荡漾,拿着她偷拍的照片到处炫耀。

“……没想到是真的,他真的是我们的新老师。”这语气的激动之情难以言喻了。

宋萌萌觉得她爹上个月去观音山求神保佑她是真的有用。

“这位MARK助教真的一点也不像老师。”那相貌那气质,像明星又不像,正如宋萌萌这奇葩所说的,更像古代皇亲国戚。

方梅去上课了,她见了真人,也是大吃一惊。

她作为前任学生会会长想多打听打听这位新老师的消息,却一无所获。只知道对方并非正职老师,对外宣称是林老师的助教,老师群里也是华然一片,只知道老师群私底下叫他MARK助教。

朱小唯内敛的小脸也微微羞涩红晕,频频点头。

学校突然来了这么一位人物,简直炸开了锅,他们这些青涩没有见过世面的学生党,多瞧一眼,小心脏都乱轰轰地跳。

乔宝儿昨天在奶茶店里上夜班又上凌晨三点多,学校有门禁,她半夜还是爬墙进来的。脑子昏昏沉沉,打算睡觉补眠,结果小朱她们闹哄哄,不知道要讲什么鬼,好像是关于男人的事。

男人?什么狗屁,她没兴趣。

宋萌萌兴奋到停不下来,热情地爬到她床上,把手机屏幕的那张照片凑到她脸上,吵吵嚷嚷,“乔宝儿,快看快看啊,真的帅到掉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