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根源,虚拟货币比特币的价值这么高,那它在未来会有可能成为主流货币吗?

虚拟货币比特币的价值这么高,那它在未来会有可能成为主流货币吗?

比特币从2009年1月3日诞生至今8年多来,从默默无名的极客玩具成长为备受关注的新闻热点,其价格也上升了数百万倍。

比特币脱胎于中本聪《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一文,该文明确了比特币是一种电子现金,即是一种新型的货币形式。但8年多来,对比特币到底是不是货币充满了争议,各方专家众说纷纭,各国政府的态度也千差万别。

比特币,未来互联网上的主流货币

货币的本质是什么?通俗地说,就是在一个广泛的范围内,当人们需要购买商品和服务时,愿意付出的同时也被其他人普遍接受的一种特殊的商品。货币的形式有很多,其核心在于“普遍接受性”。

在互联网时代之前,普遍接受的范围只能是地理上的概念,比如一个部落(雅浦岛上的石币)、一个社区(社区代用券)、一个国家(法币),也有少数货币在全球范围内被普遍接受,如黄金、美元。在民族国家兴起后,由国家垄断发行的信用货币——法币已成为主流的货币,让人们逐渐忘记了曾经产生过的各式各样的货币,把信用货币当成了唯一可行的货币形式。

随着互联网的诞生,电子货币和数字货币可以轻易地跨越地理障碍在全球任意流通,这种普遍接受性不再受国家边界的束缚,人只要能上网就可以利用比特币进行商品交换。

比特币的信用来源于其数学基础

货币本身是一种信用,只要接受货币的人相信,这次收到的这些货币下一次仍然可用于等价的支付即可,货币本身是否具有价值和使用价值并不重要。早期的货币如金银尚具有一定的使用价值,但其使用价值远远低于交换价值,根源就在于人们相信它能继续用出去。随着货币形式的发展,现代的信用货币如法币几乎不存在使用价值,但法币仍然能够作为一般等价物与其他商品相交换,这是通过国家的法律和民众的信任来保障的,一旦民众对政府失去了信任,这种保障也就失效了。比如在津巴布韦,因为政府滥发货币导致恶性通货膨胀,没有人愿意持有津元,最终政府不得不被迫放弃发行本国货币,允许使用外国货币。

同样地,比特币与法币一样不具备使用价值,保障其信用和交换价值的是无懈可击的密码学算法和公开的发行机制。

比特币诞生8年多来,遭受了无数次的黑客攻击,但从未被攻破过,其安全可靠性得到了充分的验证。历史上发生的Mt. Gox等黑客盗取比特币事件,都是由于比特币交易所内部管理不善、系统安全不足乃至监守自盗引起。再加上比特币2100万发行上限所形成的天然稀缺性,可媲美乃至超越金银,从而比大多数法币更值得信赖。

为什么那么多国家喜欢区块链却痛恨比特币
区块链和比特币不是一个概念,比特币只是区块链其中的一个产物而已,现在很火无非是因为区块链概念出来的时候,比特币刚好是站在了这个风口上,也可以说是比特币吧区块链的这个概念给带了出来。
其次就是比特币很容易出现洗黑钱的情况,而且这个洗钱后还不好查根源,所以各个国家对此都是又爱又恨
结合比特币事件,谈谈如何完善我国的金融监管制度与手段

首先,制定相关的法律法规,对比特币实施穿透监管和分类监管。多个国家已开始着手对比特币交易平台进行监管,逐步通过立法规范比特币交易。美国各州相继推出数字货币监管法规,来约束和规范比特币交易;日本将比特币交易纳入日本金融服务局(FSA)管辖范围,比特币交易所上线前需在FSA登记并通过财务审计;澳大利亚要求比特币公司提供客户详细信息并对比特币征收增值税;冰岛外汇交易法禁止民众进行比特币的外汇交易。我国央行 关于比特币交易平台的管理办法以及关于比特币平台反洗钱的规范正在推进中。

 

通过立法对比特币等数字货币进行规范,是比特币健康发展、充分发挥区块链技术价值的前提和保障。但要对比特币、区块链领域的相关经济活动进行分类施策,应视其行为本质进行穿透性监管和分类监管。透过表面现象看清业务实质,把资金来源、中间环节与最终投向穿透联接起来,综合全流程信息来判断分类业务性质,并执行相应的监管规定。特别地,对通过比特币进行合法交易的投资行为要进行立法保护和监管,对通过比特币进行反洗钱等非法行为 要按照相关立法进行严格监管。

 

其次,建立以比特币为基础的第三方信用机构,对比特币账户进行监管。比特币 通过公开密钥技术进行交易,因此交易中可以做到完全匿名交易,无法跟踪。另外,数字货币交易不通过任何金融或政府机构,没有第三方能够控制数字货币交易。在用户并不真正清楚工作原理和风险、法律上存在不确定性且监管缺少的情况下 ,这些事实容易引起信息不对称,引发诸如黑市交易、洗钱等犯罪活动。

 

建立以比特币为基础的第三方信用机构,将比特币交易纳入第三方信用机构(数字资产交易行业自律组织)管辖范围内,对比特币交易所的上线进行登记并进行财务审计,并实名认证比特币交易账户。第三方信用机构对比特币账户的严格把关,有利于跟踪比特币账户,从根源上杜绝比特币非法行为。值得关注的是,近日,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国家标准委联合发布《金融业标准化体系建设发展规划(2016-2020年)》。对于数字资产交易行业自管自律而言,为了保护网络安全和金融安全,建议可以成立行业自律联合组织,我国的区块链资产交易企业联合起来,进行区块链数据共享,在“十三五”金融业标准化规划的指导下,协助监管部门制定数字资产和非银行支付等领域的交易标准,共同打击洗钱犯罪。

 

再者,推出监管沙盒制度,允许比特币、区块链技术在适用范围内进行测试应用。英国2015年设立了监管沙盒制度。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FCA)对金融科技的创新应用实行沙盒监管,从事金融创新的机构要在既定的“安全区域”内,按FCA的审批程序提交申请并取得有限授权,可在适用范围内测试其创新的产品和服务。随后,新加坡、澳大利亚、日本等国家先后推出了不同版本的监管沙盒制度。在监管沙盒制度运用方式上几个国家大同小异,在很大程度上沿袭了英国模式。但在监管沙盒适用范畴方面有较大区别,新加坡沙盒监管的范围局限于金融科技领域,而英国和澳大利亚的监管沙盒的适用范围则更广,涵盖的产品或服务显著异于传统的金融业务,核心标准为是否有益于消费者。

 

对比特币、区块链采用监管沙盒的方式,根据不同行业、不同产品和服务的特点制定相应的门槛、测试时间与测试方案,给予比特币、区块链等金融科技企业更多的创新空间,有利于推动国内金融企业引领全球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进而降低国家系统性金融安全风险。

 

最后,建立统一电子货币国际纠纷解决机制,健全比特币交易的电子证据保全制度。比特币建立在一个无国界的大平台上,构建了一个人人参与、所有节点参与监管的去中心化的安全交易系统。然而,比特币交易平台通常是一个网站,网站一旦遭到黑客击破,其后果不堪设想。加强国际合作,联合建立统一电子货币国际纠纷解决机制,把比特币和区块链纳入金融监管的大框架内,将其可控风险降到最低。

 

目前,比特币、区块链等金融科技的发展还处于早期,在互联网金融发展中面临的信息安全问题,将来在比特币、区块链的发展应用中也都会遇到。比如,交易平台遭受黑客攻击,以比特币支付的勒索病毒事件等。针对上述种种担忧,无需过分渲染风险,而应辩证地看比特币创新应用与金融安全的关系。

 

总体而言,既要鼓励比特币、区块链等新兴技术在安全领域的创新发展,也要将其放在监管沙盒的框架内发展。对比特币、区块链领域的相关经济活动进行分类分级施策,视其业务本质进行穿透性监管和分类监管。

比特币的价值来自哪里
比特币的价值一方面来源于客观的人们投入的资源和劳动,比如算力、应用等;同样比特币的价值也来源于人们的主观认同,至少目前全世界已经有一群人他们认同比特币的价值,并愿意为之付出自己的代价去获取它或者干脆投入到它的世界。

经济学上的理性人假设,蒙蔽了很多人的眼睛。因为不论个人还是人群都会有陷入非理性的时候,而这在金融市场上尤为显著。这就是金融泡沫诞生的根源,人们因趋利避害而进入非理性的状态,不断的在淡定→高兴→兴奋→恐慌→焦虑→淡定中循环往复。因此我们也看到了比特币汇率的极大波动,这对于一个崭新的技术革命和社会理念的革命而言都太正常不过,看到泡沫不断生长破灭生长破灭再生长的过程,你应该认真思考下为什么它总能在绝望中重生。

当我们看到比特币这个泡沫的同时,如果能不被泡沫的外表所蒙蔽,能够看到比特币实实在在的效用的话,就不会觉得这个泡沫虚无缥缈。比特币身上的去中心化特性所带来的高信誉度、稀缺、价值储存、杜绝多重支付、低交易成本、突破全球贸易保护壁垒等效用,已经实实在在夯实了比特币的价值根基,这些都决定了比特币不会仅仅是个虚无缥缈的泡沫。

世上无完美,一切皆相对。比特币依然存在着一些局限,比如因安全性而损耗便捷性(链上交易确认时间慢),比如算力的军备竞赛导致算力倾向于集中提高矿池的51%攻击概率。而这些局限并非无解,前者可以通过市场激烈竞争而形成的信誉度高的企业提供的链下交易实现,而后者会在理解比特币理念的人们主动寻求社区的协作而避免。比如前几天GHash.IO矿池算力曾经一度高达40%,大家在互联网上奔走相告,希望矿工主动暂时远离GHash.IO矿池,矿池自己也进行了限制算力进一步增长并疏散算力到其他矿池来化解可能到来的51%攻击。瑕不掩玉,比特币这种自组织的分布式生态系统有着强大的生命力,哪怕未来出现极大的问题,我相信,社区也会逐渐找到应对办法,事在人为。相对当下暗流涌动的失败的法币体系,比特币显然要可靠得多,只是并非谁都可以看到法币体系的弊端:堆积如山的债务,自以为是的随意扰乱市场行为的政府,高悬的通胀之剑,悬殊的贫富差距,不断下滑的生产效率。

2013年无疑是比特币辉煌的一年,因为比特币开始走出极客的小圈子,融入社会的大生态。